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
小說推薦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海贼之开局垂钓琦玉体质
黄金港口处。
众人站在满是补丁的桑尼号上,对着小船上的陈穆和罗,挥手道别。
而陈穆,则是满脸虚弱的挥了下手,算是作为回应了。
然后,不等众人反应,直接头一歪,就这么睡了过去。
众人一惊。
娜美双眸圆睁,一脸急切的道:“大叔!!!”
“帽子男,快停下,大叔他晕船症犯了!!”乌索普的喊声也是紧随其后。
“在不停下,大叔会死掉的!”这是眼角已经开始‘飙泪’的乔巴。
众人生怕陈穆还没见到明哥,就已经暴毙在路上了。
而脑袋晕晕的陈穆,则是突然闷哼一声,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微微怔了两秒,陈穆缓缓将脑袋摆正,看向了桑尼号。
看着出现重影的几人,陈穆慢慢眯起了眼睛,凝目望去。
看着众人朝他挥手大喊,陈穆苍白的脸上,露出了一个‘憨傻’的笑容。
“嗨~~~”陈穆有气无力的挥了挥手,回应着娜美等人的热情。
见到陈穆又‘活’了,乌索普和乔巴,连忙松了一口气。
娜美也是一脸后怕的擦了擦汗,轻叹道:“真是让人不放心…”
而仰躺在小船上的陈穆,在自顾告完别后,便直接将手落回到了胸口上。
然后,用力深吸一口气,慢慢抬起左手,将中指和拇指相抵,缓缓伸入到那微张的嘴中。
看着这十分眼熟的动作,众人微微一怔,心中已是又了猜想。
难道大叔是想….
紧接着,陈穆含住双指,用力一吹!
“呼!!”
很尴尬,这又是一个没有声音的口哨。
看着陈穆这笨拙的动作,众人微微一笑,心头顿时暖暖的。
同时,娜美摇了遥头,轻笑道:“自己都这副样子了,居然还为我们着想,真是一个….可爱的大叔。”
而小帆船上。
双手抱臂、怀中揣着黑色妖刀的罗,则是淡淡的撇了眼仰躺着的陈穆。
看着本就不大的小船,就这么硬生生被陈穆霸占了近三分之二。对此,罗只能无奈的蹙起了眉头。
只要这个家伙别真的在半路上,‘撒手人寰’了就行。
同时,对于陈穆有晕船症这个毛病,罗也是默默将其记在了心中。
看着‘气若游丝’的光头男子,罗也是很难想象。
这个前一刻还将天捅破的男子,怎么一到船上,就变成这幅样子了。
而且,他不是一直都待在这艘庞大的黄金船上吗,怎么看见他犯病…….罗的脑海中,充满了各种各样的问题。
不过,相比较这些无关紧要的内容,他更在意的是,眼前的这个光头男人,他是怎样惊退明哥。
要知道,这一次明哥将他派过,是用它的心脏做条件。只要罗能够取到这个男人的心脏,明哥就答应他,从凯撒那边把他的心脏要过来,还给他。
面对这个条件,罗说不动心那是假的。
但更多的是,他想了解一下,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,能把明哥吓成那样。
吓得他居然不敢在交易伙伴的船上多待。
要知道,在罗即将进入大德索罗号的时候,多弗朗明哥已经溜走了。
显然,明哥是做好了罗会行动失败的准备,准备提前避开陈穆这个‘杀星’…….想到这里,罗眼底的好奇就更加强烈了。
突然,罗的瞳孔一缩,心中震惊道:“不对!Joker他,他是害怕了!!”
“这种程度的害怕,应该只有在面对凯多那等恐怖存在的时候,他才会有,难道这个男人已经强到……”
想到这,罗的心境,就宛如被一块巨石砸入到平静的湖水中,惊起巨大的浪潮。
尽管这么做很危险,但多弗朗明哥还是做了。
然而更加恐怖的是,这一切…似乎还在他的掌控之中。
不管是戏耍陈穆,哄骗他去取宝树亚当。还是以罗的心脏相逼,派他前去夺取陈穆心脏。
在这重重算计下,让罗不得不心惊
这是一个真正在刀尖上跳舞的小丑啊。。
然而,在一切的疯狂过后,他将要面对的,会怎么样的风暴呢。
关于这一点,罗一开始就没有趣细想。
毕竟,光是凭借‘天龙人’的那层身份,他就有资格和其他天龙人交谈,让他们指使海军前来。
同时,他自己还是王下七武海的,又身兼世界加盟国国王一职。
在这多重身份下,光是这些明面上的保护,就足够明哥横着走了。
更不要说,他和四皇凯多,还有着交易上的来往…
一想到要同时对付海军和海贼的顶尖战力,罗的眼皮,就很不争气的跳了起来。
但看着这个安然‘入睡’的家伙,罗那焦虑不安的内心,竟然多了一丝安全感…
就这样。
一个硬扛着‘晕船症’的光头青年,和一个面容冷峻、眉宇间却透着一丝忧愁的黑衣青年,踏上了掀翻德雷斯罗萨黑暗统治的道路。
呃…水路。

时间流逝,一晃已经过去大半天了。
临近黄昏,陈穆一只手放在胸口,另一只手,则是随意的搭在了船外。
看着虚弱得不成样子的陈穆,罗忍不住皱了皱眉头,略带担忧的道:
“喂,你…没事吧。”
闻言,陈穆‘虚弱’地摆了摆手,示意自己没问题。
然后,那立起来不足三秒的手臂,再次‘啪嗒’一声,落回到他的胸膛上。
看着‘软弱无力’的陈穆,罗脸上的肌肉抽了抽。
至此,两人的之间的互动,彻底结束。
视线拉远,在这波光粼粼的海面上,一艘挂着白帆的单桅帆船,迎着橘色的落日,慢慢驶向了远方。
……
另一边,在陈穆出发不久后,德索罗的部下们,就纷纷赶到了桑尼号附近。
“xi噜噜噜噜~”
田中格外嘲讽的笑声,瞬间传入众人耳中。
紧接着,港口的大门处,出现一群密密麻麻的黑衣人影。
“这是…德索罗号上的警卫队!”乌索普一脸震惊的道。
这拥有庞大数量的黑衣警卫,缓缓汇聚在桑尼号五十米外。
神仙没有圈 浅胤
人群聚集后,竟然慢慢向着两旁分开,将中间的道路让了出来。
桑尼号上的众人,顿时满脸不解。
但很快,他们心中的疑惑,随着一位高挑美貌女子的出现,彻底解开了。
“这是…芭卡拉小姐!!”山治惊喜的道。
看着这位身穿高叉性感黑长裙,有着健康小麦肤色的美丽女士缓缓走出人群,来到最前方后,山治的心脏,不争气的狂跳了一下。
“芭卡拉小姐依然是这么美丽…动人啊。”山治一脸花痴的道。
众人眼角抽搐,没有选择这个时候去揍山治。
就在众人一脸警惕的看着芭卡拉时。
一位身穿黑色夹克,袒露着健硕胸肌和腹肌的魁梧壮汉,缓缓走到了芭卡拉的身边。
“这是…被大叔吓晕过去的那个家伙吗?”
乔巴趴在船栏上,一脸好奇的看向了乌索普。
“嘛…这个…嗯,好像是他。”乌索普细细端详了一番,勉强确认了戴斯的身份。
听到这,乔巴淡定的‘哦’了一声,便转身走向了三位病患们。
看着横躺成一排的路飞、索隆还有焦黑的德索罗,乔巴就忍住叹了口气。
“哎,自家船长晕了也就算了,就连对方的船长,也晕在了我们这里,好麻烦啊…”
乔巴用右手撑着的下巴,毛绒绒的小脸顿时皱成了一团。

不消片刻,属于德索罗的武装部队,和三位主要干部,悉数到齐。
一时间,气氛陡然变得沉重起来。
山治默默的点燃一根香烟,轻轻吸了一口,道:“放心吧,娜美小姐,罗宾小姐,我一定会守护在你们身边的。”
“喂喂,你现在可是我们的主要战力啊。”乌索普耷拉着脸,从一旁滑了过来。
山治不理,自顾吐出了一个烟圈。
然而,就在芭卡拉优雅的举起手臂,准备下达进攻命令的时候,一阵剧烈的轰鸣声,传入了众人耳中,
紧接着,便是一阵猛烈的晃动。
芭卡拉急忙稳住身形,然后,对着一旁的田中娇喝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,田中!”
而此时的田中,正捂着脸颊,左右来回晃了起来。
没办法,谁让人家脑袋大,不容易控制平衡呢。
看着根本没办法回复她的田中,芭卡拉只能恨恨的一咬牙,对着身后的众人道:“分出两只小队,分别去查看。”
“是!”
两支十人小队迅速脱离人群,朝着两旁奔去。

掃把 星
大德索罗号的外围。
二十艘超大型军舰一字排开,在大德索罗号五百米处停了下来。
而位于最前方的那艘军舰上,船头的三根巨大炮管,正缓缓飘出了一缕轻烟。
“呵呵,还挺坚固的吗。”身穿白色长袍的首者,冷笑一声。
然后,缓缓举起右手,语气冰冷的道:“全体炮击准备!”
一阵阵机械转动的声音响起,超大型军舰上的火炮纷纷校准方向,对准了前方大德索罗号。
“报告,全体炮击准备完毕,随时可以准备开火。”一位士兵来到几人身后,恭敬的敬礼道。
为首的那位白袍强者,淡淡的‘嗯’了一声,还没来得及将举起的右臂挥下,船身突然剧烈晃动了起来。
一时间,船上的士兵们东倒西歪,靠近船沿的几位士兵,更是直接滑落到了海中。
而位于船头的六位白袍强者,则依旧是安如磐石,身形丝毫没有晃动。
“下去看看!”为首的强者冷喝一声。
“是!”
位于第三排最左侧的那位白袍强者,在恭敬的回应一声后,便直接使用「剃」,闪到了船外。
然而,还不待他反应。
‘哗啦’一声,一道近十米宽的庞大水柱,瞬间破开海面,直接将他的身形吞噬。
水柱喷出后,海面下的那道庞大黑影,再次沉入海底,从军舰附近消失。
片刻后,‘嗖’的一声,浑身湿透的白袍强者,瞬间回到了船上。
“怎么回事!”为首之人冷喝一声,似乎颇为不满。
闻言,刚回到船上的白袍强者,浑身一颤,有些害怕的开口道:“有…有海王类靠近。”
听到这,为首之人还没反应,其他四人则是率先纷纷转头/偏头,朝他看了过来。
“海王类??”
“怎么可能!我们军舰底部镶嵌着海楼石,海王类根本察觉不到我们的存在!”
“你是不是被海水冲昏头脑了!?”
众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质问起来,场面顿时变得嘈杂了起来。
“够了!都安静点!”为首者一声断喝,让气氛重归宁静。
听着众人那噤如寒蝉的呼吸声,为首之人这才继续道:“你确定看到的是海王类?”
闻言,浑身湿漉漉的白袍强者,急忙点了点头,有些惊慌的答道:
“是…是的!”
为首者轻轻点了点头,继续问道:“嗯,看清楚了吗。”
“看清楚了,从其身影上看,似乎是一头海王类。”
“似乎!?”为首者语气一冷,磅礴的气势瞬间蔓延开来。
被气势冲击的众人,急忙稳住心神。
而那位浑身湿透的白袍强者,本就迫于问话的压力,此刻被这压力一慑,更是说话都不利索了。
“啊,我…我,我只是看清了轮廓,并未完全…”
话还没说完,便被一记迅疾如电的踢击踹中,迅速飞向了船外。
“那就给我看清楚了再回来!”
说完,这位气息恐怖的白袍强者,缓缓从几人中间走过,回到了最前方,
然后,语气冰冷的道:“如果他完不成任务,你们就都给我下去探,听清楚了吗!!”
“是!”四人语气恭敬的应道。
然而,就在白袍强者被迫飞向左边的时候,最右侧的一艘军舰,突然遭到了猛烈的撞击。
顿时,船身倾覆,甲板上的一众海军,纷纷掉入海中。
“嗯?”为首者惊疑一声。
其他四人纷纷转头,看向了彻底倾翻在海面的军舰。
刹那间,位于第三排,最右侧的那位强者,直接闪身踏步,迅速飞向了最右侧…
一时间,因为莫名海王类的骚扰,准备炮击的一众士兵,纷纷调转架枪/持刀防守。
然而,为首的白袍强者,则不管那么多,直接下令道:“全体炮击,开火!”
就在他话音刚落的一瞬间,一道稍逊于先前水柱的水龙卷,直接破开海面,旋转着朝着他撞击而来。
为首者淡淡撇了一眼急速撞来的水龙卷,冷哼一声,便不再多住关注,转而继续下令道:“命令不变,全体开火!”
说话间,无数大炮的轰鸣声,瞬间响了起来。
于此同时,狂袭而来的水龙卷,也是到了他的上空。
「岚脚」!
眨眼间,一道庞大绿色弧形斩波,迅速冲向了那即将砸落的水龙卷。
‘砰!!’的一声巨响,绿色的斩波瞬间水龙卷撞散。
而且,似乎还留有余力绿色斩波,在撞散水龙卷后,径直射向了高空…
然而,这还不是主要的。
最主要的是,这十九艘平常只负责毁灭性打击的超大型军舰,此刻轰出的巨大炮弹,迅速落向了大德索罗号。
瞬息间,巨大的炮弹直接横过天空,径直砸向了大德索罗号。
而此时,负责海外出战的甚平和阿鲸,却是根本来不及救援。
此行CP-0的最高指挥官,也就是为首那人,似乎看到了即将沉没的黄金巨船。
在他那纯白色的面具,有着一张极其冷酷脸庞,而且…那嘴角正缓缓咧出一个极其残忍的笑容。
就在这数百炮弹,即将给大德索罗号带来毁灭性灾难的时候,一声轻喝,突然响了起来。
“蛛–网–墙。”
话音一落,一道十分近百米大小的白色线网,突然出现在德索罗的上空。
呼呼呼…
风声呼啸间,最先落下的炮弹纷纷被丝网兜住。
紧接着,急速砸下的后续炮弹纷纷撞向了网中炮弹。
嘭!嘭!嘭!!
剧烈的爆炸声响彻云霄,狂暴的气浪,向着四周飞速扩散,却唯独没有伤害到白色蛛网下的人影。
浑身覆盖着武装色的‘陈穆’,冷冷一笑,用力将手中的蛛网推向天空。
顺带着,将那些还没来得及炸开的巨大炮弹,也推上了高空。
任由那剧烈爆炸,在空中响彻。
看着立于高空的人影,军舰上的CP-0,和大德索罗号的娜美等人,皆是齐齐一震。
“大叔!?”
“是那个恐怖的家伙…”
一时间,大德索罗号上的众人,欢欣雀跃。
而军舰上的五人,则是满脸阴沉,浑身气息瞬间变得狂躁起来。
“走!”为首者断喝一声,率先冲向了‘陈穆’。
…..
而另一边。
由于远距离操控分身,需要一直保持握剑和沉睡姿势的陈穆,也是随着驾船前行的罗,缓缓逼近了德雷斯罗萨。
在德雷斯罗萨的城堡中。
多弗朗明哥一脸狞笑的坐在窗台,缓缓放下了手中的电话虫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