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真的是反派啊
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我真的是反派啊
“接下来我就不跟着你去了,注意好尺度,”徐子墨吩咐道。
混沌微微点头。
与混沌分开以后,徐子墨回到了九域中。
身后的霸影环绕着黑紫色的刀气,徐子墨将其背在身后。
目前霸影许多的愿力还没有,这就要靠混沌了。
都市 俗 醫
“走吧,再去找找那深渊老人,”徐子墨看向谢长留说道。
两人一跃而下,朝苍梧之渊的底下落去。
自从封印阵法启动以后,这上空的太极图两仪之气更加的旺盛。
而且这里与外界的关联越来越少,仿佛要成为一个独立的空间。
两人的身影落在之前的无名墓碑中。
深渊老人第一时间便出现,万古头颅看着两人,它的无数手臂上,站满了黑色的乌鸦和秃鹫。
仿佛这些就是他养的宠物。
“怎么?两位想通了?”深渊老人笑着说道。
“送我们出去,”徐子墨说道。
“至于报酬,你的命够不够?”
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深渊老人目光收敛,淡淡的回道。
“我的耐心有限,没时间与你们浪费。”
“送我们出去,我可以考虑不杀你,这么简单的道理不明白吗?”徐子墨问道。
“在这苍梧之渊威胁我,可不是一件好事,”深渊老人回道。
随着他的话音落下,只见大地震动,无数条的裂缝从脚下蔓延开来。
深渊老人无数手臂就如触手般,在四面八方张牙舞爪着。
邪恶的气息带着浓郁的死气不断漂浮着。
“两位,想好了吗?”
徐子墨笑了笑,打了一个响指。
只见三道强盛的圣威从虚空中爆发而出,大圣之威碾压一切。
一时间所有的触手都被镇压了起来。
交流好书,关注vx公众号.【书友大本营】。现在关注,可领现金红包!
拜蒙、七面魔将包括赤刃牛魔,都是撕裂虚空从神州大陆中走了出来。
一时间天昏地暗,魔气向上,镇压住了所谓的邪气。
众人从四个方向,虎视眈眈的围住了深渊老人。
“能不能把你刚才的话重复一遍?”徐子墨轻笑道。
深渊老人一时间哑然。
他看着这突然出现的三道身影,磅礴圣威笼罩而出。
即使什么都没做,仅仅只是站在那里,就给了他无穷的压迫感。
都说在凡域只有一名大圣,那便是万载不出世的梵魔大圣。
但此刻,当三名大圣真正站在他的面前时,他方才感受到那股震撼。
“你们到底是谁?”深渊老人声音颤颤的说道。
“这跟你没关,送我们离开是你唯一的选择,”徐子墨说道。
“你们不能杀我,若是杀了我就再也没有机会出去了,”深渊老人连忙说道。
“这封印也不过大圣所设,若是我们集齐所有力量,未尝不能冲开,只是懒得做罢了。”
徐子墨说道:“现在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,送我们离开,倒是可以免除一死。”
“我怎么相信你们,万一你们出尔反尔呢?”深渊老人问道。
“就像你之前说的,相信还有一丝活路,不相信那就必死无疑,”徐子墨说道。
听到这话,深渊老人彻底沉默了起来。
这般阵势,硬拼肯定是不行的。
他现在所想的,就是保全自己。
“考虑好了没,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,”徐子墨提醒道。
“好,我送你们出去,”深渊老人最终开口,说道。
“另外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秘密。”
“什么?”徐子墨问道。
“你们知道山鬼魁将自己的恶念困在此地,为什么不直接杀吗?”深渊老人说道。
徐子墨微微皱眉,摇了摇头。
事实上这事他根本不关心。
“恶魂也是魁本身的一部分,若是恶魂死了,他也活不了,”深渊老人说道。
“所以他只是困而不杀,你懂我的意思吧。”
“这与我无关,你将我们送出去即可,”徐子墨说道。
深渊老人抬头看向头顶,只见他周身邪气滋生。
随着越来越多的邪气渗透出来。
整个苍梧之渊开始转动起来,四周景象丛生,邪气冲天而起。
无数的乌鸦惊叫着,乌鸦群在四周飞舞。
“开,”只听深渊老人一声大喝。
四周的无数触手全部升上天空,那太极图散发着强烈的威势。
被不断的波动着。
狂风骤起,黑雾弥漫。
天空仿佛一副末日降临的模样。
随着“轰隆隆”的声音不断响起,只见那太极图被强行撑开了一条缝隙。
有轻微的眼光在这片黑暗的世界中出现。
“快走,我撑不了多久,”深渊老人大喊道。
拜蒙三人回到神州大陆中。
徐子墨与谢长留踏空而起,谢长留在离开前,单手抓住蒋莫子,跟在徐子墨的身后。
那太极图上,是无尽的飓风夹杂着封印之力在波动着。
徐子墨手中的霸影劈开层层的风浪,自身犹如乘风破浪般,一举从太极图裂开的裂缝中冲了出去。
眼前的虚空破开虚妄,好像有一层屏障被斩破。
从阵法冲出去以后,徐子墨有种解脱的感觉。
一时间仿佛连空气都清新了许多。
唯 我 獨 尊 小說
这苍梧之渊的下面,终日不见光芒,黑暗笼罩,邪气冲天。
此刻,刺眼的阳光照耀下来时,徐子墨竟有些恍惚。
谢长留的身影也紧跟着冲了上来。
他环视四周,这里正是之前那清风道童带两人来时的入口处。
往下看,苍梧之渊暴动的更恐怖了。
……………
“院长,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”谢长留看向蒋莫子,问道。
“虽然我出来了,但修为全失,正面与那恶念对抗,恐怕没有丝毫胜算,”蒋莫子回道。
“为今之计,是想办法通知九鬼学院。”
看着蒋莫子投过来的目光,徐子墨想了想,说道:“我不太想参与你们天圣学院的事,救你出来已经是仁至义尽。”
“我们不是要去鬼神域嘛,”谢长留在一旁说道。
“之前那恶念答应的事,显然不能算数。
不如我们帮他联系九鬼学院,而他作为报酬,利用天圣学院的传送阵,送我们去鬼神域。”
“你是想帮自己的母校吧,”徐子墨笑道。
“一举两得的事,我只是提议,你拿主意,”谢长留回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