異界小賣鋪
小說推薦異界小賣鋪异界小卖铺
沐阳才刚感受到怀抱的温暖,就已经被推开了,不过他还是相当满足了。
这是认识落雨来,她头一次这么主动的发自肺腑的抱沐阳,沐阳能够感受到,落月真切的担忧。
为了不让落月尴尬,沐阳笑道:“放心吧,我才没事呢,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信,和你分开后没多久,我就遇到了刘岳峰,我感觉就跟被安排好的一样,虽然拿下他废了些力气,不过还算顺利。”
落月稍微有些疑惑,问道:“那怎么现在才出来?我还以为你死了。”
“额,你也不用说的这么直接吧,本来是能很快就过来的,但是通关后奖励了我一株碧雨枝,本来我打算送给你的,可是它直接自己钻进我肚子里了,没办法,我只能就地炼化,不然可就死了。”
落月娇笑一声,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“嘁,是你自己偷吃的吧。”
“天地良心!九十九条灵纹的药材,给我十个胆我也不敢生吃啊。”
落月瞥着沐阳,笑道:“那倒也是,那你现在的修为?”
沐阳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闭上双眼,开始酝酿。
“哈!”
九道耀眼的金色灵轮,盘旋在沐阳腰间。
九大灵轮齐聚,灵轮境圆满!
落月能够看出,在碧雨枝的滋养之下,沐阳前面的八道灵轮都粗壮了不少,现在他的层次,绝不是简单的刚刚踏入灵轮境第九重那么简单,而是直接跃升到了灵轮境巅峰层次!
只差一步,就能成就灵府之境!
这就是高等药材的好处,完全不用担心造成根基不稳的情况。
落雨满意地点了点头,示意沐阳收回灵力,“很好,等从这里离开之后,我助你踏入灵府境,然后我们去北冥帝都。”
沐阳稍微发愣了一会儿,他一直以为,落月会直接离开,却从未想过,她对未来的规划里,有他!
沐阳有些激动地问道:“真…真的吗?”
“嗯,真的。”
“好,好!哈哈哈!”沐阳激动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这绝对是他这一年多来,最开心最幸福的时刻了。
我喜欢的人,她未来的规划里也刚好有我,没有比这更能让人高兴的事情了吧。
“不过现在,你得进入我的道府之内,接下来肯定还会更危险,你不要再出面。”
“好,我都听你的。”
说罢,沐阳便进入了落月的道府之中,而上次不一样的是,这一次落月把他安排在了一个阁楼旁,这阁楼的房间构造和梦溪阁有些相似,此刻,小狸和小麟都在台阶上玩耍呢。
沐阳颇为感慨,“阿月,落月谷里的梦溪阁,该不会就是照着这个建造的吧?”
落月点头道:“猜对了,这里你比较熟悉,自便吧,顺便带两个小家伙玩玩。”
“那个,我能顺便问一句吗,你的道府到底有多大啊?”
落月慢慢悬浮起来,飞离岛屿,“无边无际。”
“额,无边无际?那岂不是比灵武大陆还要大?”沐阳感觉落月好像在把他当做小孩子逗呢,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道府。
时间又过去了三天,落月道是碰上了不少人,可是还没有任何提示出现,要如何才能进入到第三十三重天,也无从得知。
倒是这日,落月成功与小七和吴元风汇合了。
自从进入到遗迹之中,沐阳和落月就一直没有见到吴元风,本来沐阳还想着他可能运气不好,没有过关,那样最后,不用担心他背后捅刀子了。
可是现在他又出现了,沐阳不得不提醒落月,多留一个心眼。
到目前为止,沐阳依然觉得他不是善茬,肯定还藏着不可告人的心思。
其实说起来,他和落月之间的故事,还都是吴元风一手造成的,当初要不是吴元风下药,沐阳也不会有机会获得老爷子的信任,并且从此和落月形成不解之缘。
落月跟沐阳说了一句,自己会小心的,然后便将现在的情况简单的地跟他们介绍了一下。
总之就是,云里雾里,什么提示都没有,不知道下一步要干什么。
不过好在四个人总算是聚齐了,落月没有了后顾之忧。
不仅是他们,一天之后,居然还偶遇了映梦!
自从第一重天分别后,就再也没有加过她,沐阳还以为她闯不上来呢。
这丫头见到落月的时候那叫一个兴奋啊,又是抱又是亲的,就差没有原地求婚了。
就在他们相遇不久后,突然天生异变!
周围的白云几乎在一瞬间,全部变成了乌云!
整个世界骤然之间暗淡了下来,乌云相撞,电闪雷鸣,暴雨滂沱!
如此景象,可把灵武者们吓得不轻,完全没有任何征兆,就感觉一瞬间换了个世界一样。
这些雷电并非凡间下雨天普通的雷电,而是蕴含着无穷的力量,连他们这些灵王都暗自心惊!
落月和吴元风各自撑起防护罩,落月带着映梦,吴元风带着小七,在这四处都是雷电中的环境下四处逃窜,偶然被击打到一次,连落月都会感到气血翻滚!
倒是吴元风,躲避地极为精准,一次都没有被攻击到。
沐阳突然感觉,这个吴元风好像也极其不简单,他应该和落月一样,都是隐藏了实力。
免費 小說 閱讀 推薦
“果然,和阿月一起来的人,没有一个简单的。”
他们在这暴雨雷电之中,躲闪了整整一个时辰,沐阳则放眼眺望,想为他们寻找安全之处。
某一刻,沐阳的荒芜瞳术扫到了一个岛屿,那岛屿悬浮在半空之中,但是却没有一滴雨落在上面,上空的暴雨都会避开这座岛,即便是那些闪电,也丝毫碰不到岛屿。
沐阳赶忙给落月指路,“看那个方向!那座岛屿可以躲避,快过去。”
落月一眼就看到了沐阳所指,她迅速调整方向,同时给吴元风发了信号,眨眼之间,他们便落在了岛屿之上。
总算是安全了。
落月刚一下来,赶紧坐下调息,映梦则担忧地为其传功,帮助恢复。
小七眯着双眼,看着外面恶劣的世界,喃喃道:“怎么回事?刚才还好好的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