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從地獄裏來
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裏來他从地狱里来
下午,洪景元一家来探病。
洪景元把徐檀兮叫到外面,有几句话说。
“上次婚宴上,有不少认识你的人在场,很多人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了,你以后要更加小心一点。”
她说好。
“我和你舅妈都是公众人物,出行的时候本来就会带助理和保镖,你外公外婆那边我也找人看着了,你不用顾及我们,去做你自己想做的。”
关于棠光和LYG,洪景元一句也没问,完全不干涉、完全信任她,给她足够的、没有后顾之忧的空间。
她有很多的感激,话到嘴边,却只说了声谢谢,沉甸甸的一声:“谢谢。。”
“在徐家的时候,”
是不是受过很多委屈?
洪景元说到一半打住了:“你进去吧,我去抽根烟。”
医院禁烟,他去了外面,找了个人少的地方,刚点上——
“洪景元。”
祁培林是跟着他出来的:“你不是答应了我戒烟吗?”
他为了一个角色,学了抽烟,然后上了瘾。
“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戒掉,要慢慢来。”
“那行,你抽一根我抽一根。”祁培林手伸进他口袋,摸到他个的烟,抽出来一根点上。
她哪里懂抽烟,吸了一口被呛红了脸。
洪景元把她手里的烟抽走:“怕了你了。”他把烟掐了,扔进垃圾桶里。
这招她用了几十年了,对他依旧管用。
“不要往后看,都已经过去了。”
她知道他在想什么、在烦什么,她是最了解他的人,他们年幼相识,少年相爱,已经一起走了很多很多年。
晚上,洪景元一家在大明酒店下榻。
洪端端杀青了,最近没工作,综艺就算了,她不是那块料。
九点多,她发了条微博。
洪端端V:今天也是努力赚钱买包的一天!
后面是九宫格美照。
洪端端睡觉老是压我头发:【啊啊啊宝贝儿】
蜜糖是米汤:【我们家仙女下凡辛苦了】
顾总今天又卡文了:【每日一问:你和江醒分手了吗】
殿下岁岁安:【想做你的包,想被你捧在手心里】
杠精本杠:【别玩微博了,去找你爸妈学学演技】
评论刷到这里,咚的一声,手机掉水池里了……
刷牙的时候果然不能看手机。
洪端端把牙膏沫吐了:“茜茜,给我找一下吹风机。”
助理叫姚茜,是个刚毕业的小姑娘。
后半夜,姚茜被手机吵醒了。
她迷迷糊糊地去摸手机:“喂。”
“你好,我是江醒。”
姚茜看了一下时间,凌晨五点。
她打了个哈欠:“江哥好。”
他在室外,电话里有风声:“麻烦你把端端的地址发给我。”
“是有什么急事吗?”
“她不接我电话。”
就这事儿?
姚茜说:“端端的手机坏了。”
“什么时候坏的?”
“九点多吧,她在隔壁房间,用不用我帮你叫醒她?”
“不用,把地址发我就行。”
姚茜挂了电话,把地址发过去,心想:这两人不是假恋爱吗?
她突然睡不着了,那就刷会儿手机吧,看看热搜——
【江醒白菱绫】
【江醒白菱绫酒店夜会】
姚茜:“……”
怪不得大半夜打电话来。
姚茜爬起来,去隔壁。
嫡 女 重生 之 一品 世子 妃
穿越山匪之妃要种田
江醒五分钟前刚下飞机,跟他的经纪人一起。
巩帆招了辆出租车,上车后对江醒说:“你睡会儿吧,到了酒店我叫你。”
他看着车窗外面,霓虹在他眼里路过。
“你真要解约?”
“嗯。”
他赶了六个小时的路,眼底的倦色很重。
巩帆其实不太希望他解约:“那得赔一大笔。”
“赔呗。”
他完全不在乎。
巩帆想劝,忍住了,从江醒跑去代言性感内裤开始,他就管不住他了。
其实这次的剧本不错,就是剧方太喜欢搞事,碰到江醒的禁区。
这下好了,玩脱了吧。
手机响了。
江醒看了下号码:“喂。”
是他刚刚打过的那个号。
那边却不是洪端端的助理,是洪端端本人:“江醒。”
江醒立马坐直:“你怎么醒了?”
“茜茜叫醒我了。”电话里的声音很软,刚睡醒,很乖很无害的样子,“你现在在哪里?”
“在去你酒店的路上。”
“你不是说还要两天才能回来吗?”
原本是。
可她电话打不通。
他在横水一刻也待不住,行李没拿就上了飞机:“不拍了,我罢工了。”
电话那边安静了一会儿。
小姑娘犹犹豫豫地说:“我刚刚看热搜了。”
他和一个女演员被拍到了,在酒店房间门口。
江醒把车窗打开,让冷风吹在脸上:“你信吗?”
她回答得挺快的:“不信。”
她跟江醒会谈假恋爱也是因为在酒店被拍到了,她不是很相信摄像机拍出来的东西。
江醒没在电话里解释,就说了句:“在酒店等我。”
“好。”
昨天晚上十点左右,江醒被爆出和同剧组女演员在酒店夜会。
十二点多,正是网上沸腾的时候,女演员那边出来辟谣了。
白菱绫V:旁边就是导演的房间,对面是赵老师@赵海容V房间,就问了几个剧本问题,不要过分解读。
辟谣的内容也上了热搜。
【不是炒作把我键盘吃了】
【全网呼叫洪端端】
【每日一问:洪端端和江醒分手了吗?】
【我醒哥没瞎,谢谢!】
【白菱绫好茶】
【白菱绫自导自演的吧】
【看花絮的时候就发现她和江醒好多互动】
【江醒跟洪端端不同框、不互动,估计早分手了,没官宣而已】
【跟白菱绫一比,只负责貌美和晒包的洪端端突然顺眼多了,至少她不蹭醒哥热度】
……
关注公众号:书友大本营,关注即送现金、点币!
凌晨的帝都气温只有八九度。
洪端端裹着件帽子是太阳花的金黄色羽绒服蹲在酒店门口,探着脑袋往外瞧。
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酒店外面,车上的人下来。
洪端端猛地站起来,大喊:“江醒!”
她跑向他,像一朵大太阳花。
“你——”
江醒伸手把她拉进怀里:“洪端端,我很想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