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ys0s好文筆的小说 超維術士- 第295节 《魇境之谜》 -p1vLAy

超維術士

小說超維術士 超维术士

第295节 《魇境之谜》-p1

安格尔一听,眼睛猛地亮了起来:“那你们有多余的罩袍吗?可以匀一件借我看看吗?”
听到条件是一篇魇境相关课题,而且时限有五十年,安格尔几乎毫不犹豫的点点头。天知道五十年后会生什么变化,现在最重要的是提升自己实力。
安格尔赶紧举手:“导师等一等,我有几个问题可不可以询问。”
“导师,可以给我指一条明路吗?我怎么去赚钱啊?”安格尔眼中泪水晃荡,祈望以此博得桑德斯的同情。
安格尔点点头,等价交换是巫师的基本默认原则。虽然桑德斯是他导师,免费灌输他成长的养料是合理的,但一般来说都仅限于基础知识。巫师的任何特异性知识,想要获取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。就像树灵庭有巫师授课,每一种知识都要花费不菲的魔晶才能学习。
幻魔岛上所有的影仆全都穿着这种面具罩袍,安格尔好奇的走了过去。古德立刻放下手中的帕子,对安格尔鞠躬道:“帕特少爷。”
“导师,你不是说承担魇境的时候,会有各种幻象加身,甚至会让他永远醒不过来吗?但为什么我就睡了一觉,没有任何幻象出现就醒了过来?”当时,安格尔除了感觉背部有点痒热外,便再无其他感觉。
安格尔注意到,惠比顿的那件小一号的面具袍子上,却没有桑德斯的印徽。
安格尔欲哭无泪,他是真的在认真求问,没有任何其他想法……呃,也不对,他心中的确有点得意想炫耀,但他绝对没有讽刺的意味啊!
桑德斯道:“这本书你可以拿回去临摹一份。”
“没有多余的。”说话的是桑德斯,不知何时,桑德斯已经从书房走了出来。
“时间差不多了,你该离开了。”桑德斯道。
为了郑重起见,他们在大意志的见证下,用真名签订了契约。
“古德管家,这个罩袍上有隐匿效果?”安格尔现,面具罩袍上隐隐有流光闪动,似乎是被人固化了某种术法,又似乎是调合的效果。
“我要的条件是……你的一个承诺。”说到承诺时,桑德斯的表情陡然郑重,安格尔也随之脸色一严。
“滚。”
“等等,最后一个问题!”安格尔惊呼。
桑德斯坐回书桌:“说吧,给你十分钟的时间。”
“没有多余的。”说话的是桑德斯,不知何时,桑德斯已经从书房走了出来。
桑德斯坐回书桌:“说吧,给你十分钟的时间。”
安格尔点点头,等价交换是巫师的基本默认原则。虽然桑德斯是他导师,免费灌输他成长的养料是合理的,但一般来说都仅限于基础知识。巫师的任何特异性知识,想要获取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。 絕品護花高手
安格尔低声嘀咕:“我就是想研究一下。”他在暮色深井被暮光拦住了两回,必然是某种追踪术法造成的,他当时就想着,回去后研究一下,炼制一件遮挡窥视、追踪术法,且能规避信息素的巫师袍。
桑德斯坐回书桌:“说吧,给你十分钟的时间。”
“我要的条件是……你的一个承诺。”说到承诺时,桑德斯的表情陡然郑重,安格尔也随之脸色一严。
“最最最后一个问题!”
桑德斯额头上出现“井”字纹,咬牙切齿道:“你是想让我夸你很天才吗,还是专门为了讽刺我?滚!”
“时间差不多了,你该离开了。”桑德斯道。
回到大厅时,安格尔看到古德正在给惠比顿擦脸擦手,然后换上一身小一号的面具服。
“导师,你不是说承担魇境的时候,会有各种幻象加身,甚至会让他永远醒不过来吗?但为什么我就睡了一觉,没有任何幻象出现就醒了过来?”当时,安格尔除了感觉背部有点痒热外,便再无其他感觉。
“多谢导师!”安格尔兴奋道。
“导师,你不是说承担魇境的时候,会有各种幻象加身,甚至会让他永远醒不过来吗?但为什么我就睡了一觉,没有任何幻象出现就醒了过来?”当时,安格尔除了感觉背部有点痒热外,便再无其他感觉。
“我就想看看……”安格尔被丢到门外。
所以安格尔身上唯一的压力,只有时间紧迫的压力,巨债的压力倒是没有桑德斯想象的那么重。
安格尔对裁缝没有研究,还想借着黑魔影仆的面具罩袍来当样板呢。
桑德斯佯装不耐烦的道:“说!”
安格尔带着疑惑,看向手中书册。
在桑德斯的授意下,安格尔翻开了《魇境之谜》的目录:《魇境研究报告科目一》、《魇境研究报告科目二》、《魇境与幻术结合后的表现》、《魇幻对敌应用》、《魇境魔物生存手册》……
惠比顿也在古德的示意下,怯怯的道:“帕特少爷。”
幻魔岛上所有的影仆全都穿着这种面具罩袍,安格尔好奇的走了过去。古德立刻放下手中的帕子,对安格尔鞠躬道:“帕特少爷。”
幻魔岛上所有的影仆全都穿着这种面具罩袍,安格尔好奇的走了过去。古德立刻放下手中的帕子,对安格尔鞠躬道:“帕特少爷。”
安格尔点点头,等价交换是巫师的基本默认原则。虽然桑德斯是他导师,免费灌输他成长的养料是合理的,但一般来说都仅限于基础知识。巫师的任何特异性知识,想要获取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。就像树灵庭有巫师授课,每一种知识都要花费不菲的魔晶才能学习。
作者:桑德斯.伊古洛、芙萝拉
从幻魔岛离开后,安格尔便径直回了家。此时天空微微亮,已然到了晨曦时刻。
安格尔点点头,等价交换是巫师的基本默认原则。虽然桑德斯是他导师,免费灌输他成长的养料是合理的,但一般来说都仅限于基础知识。巫师的任何特异性知识,想要获取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。就像树灵庭有巫师授课,每一种知识都要花费不菲的魔晶才能学习。
就在安格尔准备打开门锁时,远处的树荫下突然走出两个人来。
“古德管家,这个罩袍上有隐匿效果?”安格尔现,面具罩袍上隐隐有流光闪动,似乎是被人固化了某种术法,又似乎是调合的效果。
时间紧促,安格尔率先提出的自然是有关修炼上的疑惑,等到问的差不多的时候,才开始问些其他内容。
安格尔仔细翻看了几篇,立刻被其中的内容吸引住了。书中所写,正是安格尔这些天心心念叨的内容。如何将魇境物尽其用,如何与幻术结合,甚至魇境的魔物操纵心得都有详细的描写。
“真的是最后一个问题。”安格尔这边在嚎叫,另一边桑德斯直接用魔力之手提起他的衣领,将他往门外丢。
就在安格尔准备打开门锁时,远处的树荫下突然走出两个人来。
“自己想办法,赚钱都要我来教?”桑德斯虽然面上这么说,心中却是知道,25万魔晶的确是一个天价,很多正式巫师都拿不出来。所以他其实为安格尔预留了一条路,譬如,半个月后丽安娜就会从曼罗位面归来,靠着安格尔的体味赚的盆满钵满,桑德斯是打算从她那里刮一层油下来的。
“多谢导师!”安格尔兴奋道。
也对,惠比顿是想当巫师的,又没有被桑德斯收为学生,自然不可能得到桑德斯的庇护。
安格尔赶紧举手:“导师等一等,我有几个问题可不可以询问。”
“是的,有遮掩窥探类术法的效果。”古德道。
“时间差不多了,你该离开了。”桑德斯道。
安格尔注意到,这个秘密空间约莫一个身位大小,其内也是个书架,不过很多都是类似研究报告与科研课题等资料。桑德斯从这个隐秘书架中取出一本薄薄的羊皮做的软书册,递给了安格尔。
“自己想办法,赚钱都要我来教?”桑德斯虽然面上这么说,心中却是知道,25万魔晶的确是一个天价,很多正式巫师都拿不出来。所以他其实为安格尔预留了一条路,譬如,半个月后丽安娜就会从曼罗位面归来,靠着安格尔的体味赚的盆满钵满,桑德斯是打算从她那里刮一层油下来的。
幻魔岛上所有的影仆全都穿着这种面具罩袍,安格尔好奇的走了过去。古德立刻放下手中的帕子,对安格尔鞠躬道:“帕特少爷。”
桑德斯坐回书桌:“说吧,给你十分钟的时间。”
安格尔一听,眼睛猛地亮了起来:“那你们有多余的罩袍吗?可以匀一件借我看看吗?”
安格尔略一点头,好奇的问道:“古德管家,我一直有个疑惑,为什么你们都要穿着这种面具罩袍?”
“导师,可以给我指一条明路吗?我怎么去赚钱啊?”安格尔眼中泪水晃荡,祈望以此博得桑德斯的同情。
安格尔注意到,惠比顿的那件小一号的面具袍子上,却没有桑德斯的印徽。
安格尔带着怨念从地板上爬了起来,然后拍拍屁股上的灰尘,一脸忧愁的离开。
安格尔点点头,等价交换是巫师的基本默认原则。虽然桑德斯是他导师,免费灌输他成长的养料是合理的,但一般来说都仅限于基础知识。巫师的任何特异性知识,想要获取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。就像树灵庭有巫师授课,每一种知识都要花费不菲的魔晶才能学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