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長阪坡開始
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
最终阿斗在船上看鱼的愿望没有实现。
伴随着诸葛亮的赶来,众人平静之后回到公安城,倒是阿斗提了一条鱼上了马车。
就这,还是被张三爷一声大吼震上船的鱼。
阿斗如今是主公的独子,再加上这个年岁,没有严父在一旁的亲自教导。
糜夫人更是宝贝的不得了,觉得阿斗年岁还小,且先玩耍一阵。
关二爷在襄阳无暇顾及后方,作为叔父的张三爷在公安照看后方一家子,那更是宝贝的不得了。
所以就目前而言,阿斗就是一个字:宠!
众人唯一的愿望就是盼望着阿斗健健康康的长大,免得主公的血脉断绝。
届时大家只能辅佐刘封,那这个团队只会四分五裂。
至于对于阿斗的学习教育,那只能排在第二位。
幼儿的夭折率在大汉实在是太高了。
即使他是刘备的儿子,面对夭折,那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存在。
众人只能这么仔细呵护着,尤其是主公刘玄德还外出了。
那阿斗就更不能出现什么意外。
如今三兄弟社团内部没了孙夫人这么一个近在咫尺的威胁后,众人的心,总归是放下来了。
诸葛亮把这件事原原本本的写在信纸上,差人送往益州而去。
似这等孙夫人诱拐主公独子的大事,必须要尽快上报,让主公知晓前因后果。
杨柏带着马岱以及关平的三千人马出了葭萌关,沿着西汉水,转道进入汉中地界。
抵达阳平(安)关的时候,关平抬眼望去,只觉得这山势当真是险峻异常。
除非把二营长的意大利炮给拉来,否则光凭借冷兵器想要攻克阳平关,那损耗的人命不知几许。
如今阳平关处于西白马河入汉水处,该关位于汉中西境,在秦岭、大巴山两大山脉汇合处。
西边以浕水为带,南临汉水,城侧二水交汇。
是从关中进入汉中的门户,易守难攻。
当年张鲁自成都率兵北上,便是从剑阁栈道出百牢关,到达勉县。
他从阳平关打开缺口,进入定军山,从而寻机杀死汉中太守苏固。
杨柏见关平抬头左右张望,遂策马笑道:“关小将军,此关雄壮否?”
“当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峻之地啊。”
关平认真的点点头,不得不佩服这地势长得,就是一个险。
到时候定要绕过阳平关进入汉中,就算带十万人马前来,那也是白搭。
地形在此,根本就无法展开人数优势,只能添油战术,一波一波强攻。
只能徒徒耗费己方士气人命粮草。
就像是陈仓道一样,地形狭窄,兵力施展不开,十万大军没有用。
前头接站的人总归就那么一点点,除非粮草足够,靠着人命堆堆死人数少的守军。
要是守军人多,趁早放弃,想别的招数。
像这里的地形,阳平城下南北山相距较近,足以固守,而且攻方还要仰攻山上的屯兵。
关平光是抬头这么一打量,就知道山峻峭,不好攀登。
从上往下扔石头,你士卒都受不了。
届时石头中夹杂着箭雨覆盖,就算勇猛之士登山上去,身边也剩不下几个士卒。
而山上的敌军还能以逸待劳,伸出长矛长枪居高临下戳死你。
如今三兄弟社团穷的很,一点都不富裕,没有火力覆盖。
那就只能选择穿插迂回战略,绕过阳平关,进入汉中。
不过这样也有相当大的危险,那就是容易后路被断,被人关门打狗。
“阳平关可远远不止险峻就行。”杨柏在一旁颇为自豪的道:
“在横山筑城十余里,数万精锐之士守备此关。
无论是蜀中还是关中来兵,皆是破不得此关。”
关平收回思维,附和的点点头,他知道杨柏说这话的意思。
不就是寻常的亮肌肉,显示自己的强大吗?
他也理解这波操作的深意。
要是关平得了汉中,将来有机会,也会显摆显摆。
“数万人?”关平故作惊疑开口询问道。
“自然。”
面对关平的惊诧之色,杨柏很是满意,随即又给关平指了守军粮仓的位置,还有各种险峻屯兵的连接处。
听着听着,关平都有些怀疑,杨柏他是不是想要暗中投奔自家大伯父?
带路党就是这样干的啊!
所以杨柏才会把军事机密说给自己听?
这个疑问直到杨柏带着关平进入了阳平关后,他才随口问道:
“关小将军觉得此关几万人能攻克?”
关平摇摇头叹了口气道:
“哎,纵然是百万人之众,我父亲亲自领兵而来,想必也会败退。”
杨柏脸上的神色越发的红润,被人吹捧的感觉竟然是如此的舒爽!
他相信刘备也是惦记着汉中,故而才会说出如此的军事布置。
就是为了透过关平的嘴,传到刘备的耳朵当中去。
让他们死心!
想拿下汉中,得先得到阳平关,瞧瞧这守备力量,哪是你三万士卒就能拿得下来的?
同时杨柏也是在显示己方的强大,将来二刘起纷争的时候,尽管可以向我等求援。
届时便可从阳平关出兵“帮助”刘备拿下益州,我们在顺带拿一些好处。
“哎,我早就听闻关云长将军闻名天下,水淹曹军,拿下襄阳城,吓得曹仁弃城而逃。”
杨柏颇为得意的道:“兴许汝父亲至,这阳平关易主还未可知呢!”
他自是知道关羽不可能进入益州的,否则荆州还有谁能够为刘备守卫最后的老家?
“杨将军,别说我父亲亲自来,就算是曹操率领精锐的步骑,领兵十万,也休想拿下阳平关?”
“关小将军,此言当真?”
杨柏眼里露出光芒,曹操一直都是悬在他们头上的那把剑。
毕竟汉中一直未曾与曹操交过手,唯有刘备一生都是在与刘备交手。
而关平在荆州的时候,也没少跟曹军作战,对他们的战力,心中肯定是非常清楚的。
“自然是当真,只要将军好好把守此关,定会让曹军损兵折将,无功而返!”
杨柏点点头,关平的话是非常可信的。
关平进一步蛊惑道:“万一趁其不备,待到曹军将疲兵老。
将军趁机拿下曹操的人头,名留青史,也不是不可能!”
杨柏的眼睛顿时就亮了。
无论是刘备还是曹操,早就成名已久。
若是想要让自己也同样的声名鹊起,那就是踩在他们头上。
而关平说的这个设想,更是让杨柏心中产生起了一丝不切实际的想法。
万一呢?
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!
如果以后曹操真的领兵来攻打汉中,那自己一定向师君请命,在此驻守,趁机拿下曹操的人头。
杨柏一下子就充满了雄心壮志。
万一曹操逃跑不及,也是不一定的事情。
当初在潼关的时候,曹操都差点让马超两次给杀了。
【领现金红包】看书即可领现金!关注微信.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现金/点币等你拿!
足以见得曹操是多么的目中无人。
既然马超都能连着两次差点杀了曹操。
再看看自己,与马超的武艺那是半斤对八两,连马岱都承认过。
咱谦虚点算,我杨柏等于半个马超。
那自己怎么也能得到一次杀曹操的机会吧?
理清了逻辑之后,杨柏的胸膛越发的挺起来了。
关平说的不错,杀了曹操,千古留名的机会就在眼前。
杨柏甚至有些盼望着,杨昂能够在凉州打败仗而归。
否则马超韩遂等人不被曹操除去,那曹操怎么能够放心攻打汉中呢?
唯有平定关中陇右,曹操才会乘胜追击,攻打汉中。
被关平一席话激的心情激荡的杨柏,当即问道:
“关小将军,你觉得曹操若是想要攻打汉中,从哪里出兵?”
造化归一 梓龙
“必然是从关中出发,取道陈仓,过散关,进入武都郡,取道河池,沿着西汉水进攻阳平关。”
关平倒是没有迟疑,曹操绝对是会从长安出发。
杨柏点点头,拽着缰绳道:“若是曹操敢来攻我汉中,那我必断他粮道。”
“哎,大可不必。”
关平急忙劝了一句,生怕杨柏被自己忽悠过头,天不怕地不怕,要放弃阳平关这个险关。
放线钓帅锅 紫清天
“嗯?”杨柏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。
“将军凭借险关消耗曹军,武都郡氐人羌人众多,不善农业生产,粮草必定不够。
只需将军在阳平关坚守一两个月,最多三个月,届时曹军无粮,而将军兵多将广,粮草充足。
就如同当初曹操在渭水之战大败关西联军的战例。
届时曹操就是关西联军,而将军便是曹操!”
杨柏倒吸一口气,原来我不是半个马超,是一个曹操!
“曹军无粮,必然会败退,到时候将军在后缓慢追赶。
而我军便可在前方阻击,前后夹击之下,曹操的人头说不准就到手了。”
“此计甚妙!”杨柏认真的点点头:“我悟到了!”
“那就好。”
关平点点头,丝毫没有在意一旁马岱的心思。
马岱在一旁仔细听着他们两个之间的对话,越发觉得堂弟所言不错。
关平他hen狡诈啊!
脑瓜子不机灵一点的人,怕都会被他给带进沟里去。
就方才杨柏差不多把整个阳平关的布防图平白无故的都告诉了关平。
就这,杨柏还高兴的不知道东南西北呢。
汉中是蜀中的门户。
如果刘玄德拿下益州,那汉中肯定也是要得到的。
马岱心想的是,到时候张鲁与曹操作对,关平趁机插一脚,定是想要拿下汉中。
谁让张鲁也惦记益州呢,狼多肉少,你惦记旁人碗里的肉,那就要接受别人也同样惦记你碗里的肉。
至于谁最后能吃到,看自己的运气和实力了。
上一次在渭水,便是己方输了,曹操赢了。
这一次大哥他卷土重来,还未可知,谁输谁赢呢!
“对了,杨将军,过了阳平关还不休息,我们这是去哪?”
关平拽着缰绳问了一句。
“自然是要去南郑县,面见我师君?”
“啊?将军为何不早说,我等轻装上路,可未曾给师君带些礼物,岂不是不好。”
“哈哈哈。”杨柏摇摇头表示无碍,随即低声说道:“关小将军,咱们两个一见如故,对不对?”
“那是自然,我与杨将军一见如故,恨不得拜把子。”
关平认真的点点头:“一路上与杨将军详谈,让我觉得汉中之士,真乃名士也!”
“哎。”杨柏越发的心情愉悦,哈哈笑了笑,遂小声道:
“关贤弟,到了汉中,你可以不给张师君送礼。
但只要给我大哥杨松送些金银之物,保你在汉中横着走。”
“多谢杨将军提点。”关平微微拱手道:
“那我就从给锦马超里的物品挑一些贵重的送于将军大哥,皆是还望将军能够替我美言几句。”
“好说,好说。”杨柏随意的摆摆手,这事简单极了。
只要送礼送的他大哥开心了,根本就不用自己替关平美言。
关平瞥了一眼周鲂,见他点点头,便安心了。
这是一次正大光明往汉中撒细作的机会。
关平等人驻扎在汉城,距离南郑还有一定的距离。
杨柏带着关平送给他大哥杨松的许多金银之物,回到南郑县复命。
至于用金银贿赂杨松的事情,关平怎么可能不会提前想到。
这个人向来是认钱不认人,那就投其所好。
至于方才关平那般言语,也只是为了照顾杨柏的面子。
在南郑县府衙的张鲁接到了消息,并没有立即就出发,而是召集众人议事。
阎圃当即拱手直言道:“主公,此乃绝好机会。”
“什么好机会?”张鲁捏着胡须看向阎圃。
阎圃微微向上收了收袖子,沉声道:“主公拿下益州的好机会。”
“哦,你且说说。”听到这个,张鲁立刻就精神了。
与其益州便宜了刘备,莫不如便宜了自己!
“主公,只要扣押关平在汉中,逼迫刘备拿下益州。
届时在以关平为威胁,让刘备交出益州,我不费一兵一卒,便能得到益州,乃是一举两得之举。”
阎圃说完之后,便盯着张鲁,此计甚妙。
张鲁却是有些纳闷,扣押关平?
关平又不是刘备亲子,要是扣押刘备之子倒是有些用处。
关平始终是臣子,焉能会如阎圃想的这般简单。
“阎功曹,简直是一派胡言!”
杨松立即站出来,满身正义的开始了反驳。